男友有“恐婚“症 让我不能穿上白色婚纱

“都市恐婚症”是很多现代都市白领的通病,对婚后可能有的平淡生活的恐惧、对婚后应该承担的责任的恐惧,是他们害怕步入婚姻殿堂的关键因素。那么男友的恐婚主要因为什么呢?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!

结婚用的房子买了,家具也买了,双方家长也见面同意了,但男友因为突如其来的结婚恐惧症,而将两人领结婚证的日期一推再推。昨日,女友忍无可忍挥刀乱砍新房中的家具,男友伸手夺刀被刀刃划断右手3根肌腱。

同居两年准备结婚了

昨天下午,记者在红岭医院见到受伤的陈阵(化名)和女友艾遥(化名),两人各坐病床的一头,谁也不搭理谁,艾遥的脸上还挂着泪珠:“没什么好说的,不结婚你就放我走,咱们分手。”

艾遥和陈阵于3年前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,两人一见如故,很快谈起恋爱来。“恋爱三年,同居两年,朋友见面都问我们好久结婚。”艾遥说她和陈阵一直没有什么矛盾,感情发展得非常顺利,亲友也很看好他们的婚姻。

艾遥说,自己已经27岁,和陈阵的感情已经稳定,陈阵刚好年满30岁,都是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,于是主动向陈阵提出结婚的要求。“当时他也很爽快,马上就答应了,对于领结婚证那天要穿什么衣服都想好了。”艾遥说。

男友竟7次推迟婚期

二人开始筹备结婚的各种事宜,在上清寺买了套二手房,重新装修好了,连喜帖都买好了。但艾遥想不通的是,在约好领结婚证的7月13日,陈阵早上起来突然说自己肚子不舒服,要求改期。在随后3个月里,陈阵以各种理由将结婚日期一推再推,经过7次推迟,最后一直推到国庆。

昨天中午,艾遥在新房家中刚把碗洗完,就提醒陈阵说:“我们10月10日去把证扯了嘛,这样不明不白的,朋友要笑话。”因为10月10领结婚证是两人在国庆长假前约好的时间,陈阵当时也点头同意了,但昨天中午陈阵说10日是星期二,单位的事情很多,请不了假。

“我问他的时候心里都提心吊胆的。”艾遥越想越生气,连哭带骂数落起陈阵,委屈之下,她冲进厨房,拿把菜刀对着客厅里的新沙发一阵乱砍。“我当时想,不结婚就算了,搞得跟我求他似的。”

“哪个说我不结婚嘛。”陈阵终于开口说,他当时见艾遥拿刀,生怕她伤了自己,就冲上去夺刀,右手握住刀刃,结果艾遥想把刀抽回去,使劲将刀一拧,陈阵右手顿时鲜血直流。

男女方实际深爱对方

二人留在医院里,没有把陈阵受伤的事情告诉双方父母。因为陈阵一再推迟婚期,艾遥的父母对他很有意见。

“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不结婚,更没有想过不和艾遥结婚。”陈阵说,只是每次到要结婚的时候,就觉得心里紧张、坐立不安,“想不出来原因,我也舍不得她。”

听到陈阵这样说,艾遥再次哭出来:“你这句话说了多少遍了,我每次说分手你又不愿意,我这次已经下了决心,不结婚就分手,我已经27岁,再跟你耗不起了。”

医生说,陈阵的右手3根肌腱已经断裂,但经过手术已无大碍。

昨天下午,记者再次联系艾遥时,陈阵的父母已经来到医院照顾儿子,对于儿子受伤,父母没有过多地责怪艾遥,只是说儿女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决定。但由于陈阵主动提出不要告诉艾遥父母,至今艾遥父母还不清楚此事。

婚姻恐惧症患者不少

对于此事,心理咨询专家朱美云说,当今都市生活中,患有婚姻恐惧症的年轻人不少,主要表现是:有的认为婚姻不保险,有的不愿意开始有责任的生活,有的受亲友婚姻不幸的影响,有的生理上有问题。

根据陈阵的行为,朱美云猜测他是属于认为婚姻不保险、不愿意开始有责任的生活这种类型。

朱美云还说,除非男方自己领悟到两个人在一起就必须要考虑双方的感受,否则很难改变自己的行为。对于女方来说,应该要想清楚是否能继续遵循他的生活模式,如果不能,就赶紧离开他。

婚姻恐惧症都市里很常见

在市内某媒体工作的陈女士11月份准备举行婚礼。昨天她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在临近结婚前大半年,自己突然对婚姻产生莫名的恐惧,夜里做梦也非常后悔选择现在的男友做丈夫。

“心头慌得很,不晓得为什么。”陈女士说,自己告诉了男友邓先生这件事情后,对方非常体谅,让她多考虑。“我一个人在家时,就把以前出去旅游的DV录影带和照片拿出来看,最后慢慢度过这段时间。”两个月后,陈女士和邓先生领取了结婚证,目前正在筹备11月份的婚礼。

在司法部门工作的蒋先生9月2日刚刚结婚,他说自己是第一次听说婚姻恐惧症的说法。“但结婚之前心头是有点毛,容易烦躁。”当时,未婚妻也经常莫名哭泣。

重庆喜中喜婚庆公司成女士说,她为新人服务已经好几年了。“走到办婚礼这一步基本上都过了婚姻恐惧症这一关了。”成女士说,曾经有一对新人在婚礼举行的半个月前,突然在婚庆公司大吵一架,然后真的取消了婚礼。“当时我也觉得怪,现在想起来应该也是婚姻恐惧症,不然,从大局考虑,也不会作出这么轻率的决定。

取消

您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做站不易,感谢支持!!!

0 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 新闻评论服务协议